“同道大叔”蔡跃栋归来!后微博时代盯上了抖音?

2018-11-22 14:15 来源:新榜 我来投稿

两年前一个深夜,#同道大叔3亿卖身#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时间再往前拨两年,当时26岁的蔡跃栋,为了理解女朋友而研究星座,进而创作12星座的漫画。内容创业盛世之下,原创星座IP「同道大叔」,收获了上千万粉丝。

2016年12月,「同道大叔」蔡跃栋卖掉手中72.5%的股权给美盛控股,直接套现约1.78亿元。

这是当年新媒体领域里,金额最大的一起并购案。年纪轻轻就实现财富自由,蔡跃栋可谓「一战成名」。这之后,他成立了一个商业研究机构,和朋友一起进行早期投资,还去美国游学了半年。

蔡跃栋

今年8月,蔡跃栋个人出资组建了「黑天鹅工场」,借鉴YC(Y Combinator,美国著名创投公司)的策略和方法论,规模化投资、孵化早期短视频项目。

兜兜转转,蔡跃栋又回到熟悉的内容领域。这一次,而立之年的他,在打什么算盘?

3个月投资7个项目

一个10万,计划一年200家

卖掉「同道大叔」后的这两年,蔡跃栋的身份是天使投资人。他和几个朋友一起,投资内容、消费升级、区块链等各赛道的项目。因为想更专业地做这件事,蔡跃栋成立了「黑天鹅工场」,不止是投资,还要插手孵化。

“我一直在思考,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商业公式,规模化地复制成功经验?”蔡跃栋解释,「黑天鹅工场」是一个生态布局,作为内容投资的一部分,与其它赛道投资并行不悖。他坦言,在此之前自己投资的内容项目不太多,但是“比较稳和准”。

3个月过去,「黑天鹅工场」投资了7个早期项目,其中有的已经盈利。MCN机构「灰斑马」是其中一个典例,创始人于江是蔡跃栋的校友,曾在清华美院做品牌策划。虽不是标准的「内容人」,但对商业理解颇深。事实上,他也是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。

「灰斑马」是专注于抖音生态的短视频MCN机构。运营半年不到,「灰斑马」旗下账号累积拥有3000多万抖音粉丝,代表性的账号有:3个月从素人到网红的@聂小雨、新锐韩国签约红人@智仁,「女版罗辑思维」@顾及看世界,以及香港第一抖音大号@猪皮爆炒香港娱乐。

@聂小雨

“我们同时做了几个方向,现在有三个方向是抖音垂类第一。现在还处于增长状态,只有@聂小雨 通过广告、电商等进行了局部商业化。”于江表示,「灰斑马」目前有15人,汽车、魔术、宠物等多个垂类,都有抖音账号在运营。

6月起,「黑天鹅工场」对「灰斑马」连续跟投两轮,目前这个项目正在进行A轮融资。早期项目投资就是投人,蔡跃栋表示,他筛选创业者只有两个标准:一是有内容制作的能力;二是具备教人做好内容的能力。待过内容公司,做过爆款,有垂类内容资源,都是加分项。

项目投资上,「黑天鹅工场」采用规模化的小额投资战略。“可能每个团队只有1~3人,我们第一轮只投10万,后续视情况追加。蔡跃栋称,它希望一年投资200个项目,虽然每次金额不多,但孵化器的服务价值百万。

据他介绍,孵化器采用班级制,一期10个项目,每周集中培训。导师是业内知名高管、投资人,为项目提供内容、运营等方面的建议;班主任提供资金、资源方面的支持;孵化器提供法务等投后服务。

导师并非全职,也不拿固定工资。为创业公司做咨询,更像是一种投资策略。用蔡跃栋的话说,“相当于合伙,我出钱你出力”。

MCN首先是内容公司

账号初期战略大于内容

半年做到3000万抖音粉丝的「灰斑马」,作为第一期的代表项目,也会在培训中做分享。于江表示,虽然「灰斑马」名义上是家MCN,但它的核心竞争力其实在内容。现阶段,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头部IP,他一直在研究的也是运营方法论,还没有太细致地考虑商业化。

「灰斑马」几乎不签约网红,而是自己从零开始做IP。在于江看来,内容公司和签约公司,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“前者账号是公司资产,后者只是一个经纪约”。经纪约是「人的生意」,随着达人名气提升,风险会越来越大。而「内容驱动」反而是人性化、可持续发展的生意。

某种程度上,达人是公司员工,而不是个体户。这种公司主导的模式,有几个优势:首先达人出走,要背负违约条款;其次公司的内容孵化能力,会一直吸引达人;最后公司的分成比例较高,后期达人会有一定期权激励。

这种底气,源于「灰斑马」的运营方法论。大面上讲,有两条逻辑:一是确定赛道后,找合适的人;二是根据人的特色,规划相应的内容。具体到执行中,选赛道、挑人、定选题,都以抖音现状和数据为支撑,有一套规模化、流程化的体系。

你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,对抖音生态非常了解的人,这种人理论上是不存在的。”于江说,只有通过后天训练,才能对各路技巧「活学活用」。任何一个有潜质的人,经过开发都能独当一面,这是「灰斑马」所追求的。

以@聂小雨 为例,公司先对抖音上的音乐账号归类,分析头部数据并寻找差异化。然后才确定了“怀旧老歌+MV画质”的路线。至于@顾及看世界 ,则是先确定“外国”、“职场”的标签,选定相关达人。第一阶段以“外国文化差异”为主,第二阶段细分到“职场精英”,第三阶段可能又要换新方向。

@顾老师看世界

“首先低成本测试,把流量引过来。得到市场验证后,再专注一个方向做。”于江说,第一阶段以抖音大环境的稀缺性为主,第二阶段就要沉下来做人的内容。一般来说,刷了30~50条视频之后,用户就会产生审美疲劳,这时候就要考虑换方向。

“总结说来,账号初期战略大于内容本身,但是账号启动起来之后,内容沉淀是更重要的。 ”

抖音还存在短期红利

想帮MCN寻找「第二曲线」

采访后期,我们还想回归一个根本问题:为什么要投资专注抖音的MCN?短视频的风口是怎么形成的?

对此,蔡跃栋的回答是,短视频从来都不存在「风口」的说法。从门户时代到现在,短视频一直存在,到现在基础设施已经很完善。大家觉得风口来了,主要源于新平台的出现和用户需求的改变,二者相辅相成。举个例子,移动互联网和4G催生了抖音,抖音激发了用户碎片化观看的需求。

而在成熟平台上,创业机会就很少了。于江补充,比如微博就是一个极其稳定、理性的平台,有成熟的运营和商业机制,初创企业很难进入。抖音春节时红利很大,基本上“发什么都能火”,处于很渴望优质内容的状态,现在就难多了。

但是,他也在寻找一些空间。比如,一分钟以上的深度内容。虽然抖音让大家养成“碎片化观看”的习惯,但他觉得用户对深度内容的需求还存在,“网剧、网大有没有可能专门为抖音做定制?《动物世界》有没有可能为抖音专门做定制?”他琢磨,以往某些固定形式,一定会通过当下的方式做一个转化,获得新的流量。

“现在抖音的红利,会给真正的玩家。”于江说,现在对抖音研究很深的人,还有机会做起来,再过一段时间,就需要很强的资源性了。「灰斑马」也会逐渐调整策略,适时放弃一些对资源依赖较强的产业账号。

「黑天鹅工场」首期项目

随着平台红利减弱,竞争对手增多,内容升级压力变大,MCN的成本会越来越高。“MCN的天花板在于,成本激增时依然保持较高的利润率。”蔡跃栋称,「黑天鹅工场」就希望通过小额投资,降低初创企业的风险,帮助他们找到「第二曲线」。

于江认为,孵化器也是他们验证想法的方式,“你自己去做,时间精力有限。把它放出去,通过生态来做,可能效果更好。因为人人都是为了自己创业,而不是为项目去执行”。

跳出内容行业,「黑天鹅工场」也是蔡跃栋的一次商业实验:“国内投资泡沫很多,创业者一上来就会给自己一个很高的估值。但我认为内容行业的生存率高,成本低。我们希望从内容行业入手,摸索一个固定的模式。”

这意味着,「黑天鹅工场」可能不止一家。

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